节选自《湖南少年歌》

中国如今是希腊,湖南当作斯巴达。
中国将为德意志,湖南当作普鲁士。
诸君诸君慎如此,莫言事急空流涕。
若道中华国果亡,除非湖南人尽死。
尽掷头颅不足痛,丝毫权利人休取。
莫问家邦运短长,但观意气能终始。
埃及波兰岂足论,慈悲印度非吾比。